公司新聞

切換類目

自身免疫力是逆境生存的最好“藥物”

剛剛過去的兩個月,突如其來的疫情致使國內經濟斷崖式下跌。原本期望3月份有所恢復,但國際油價的突然崩盤再次擊碎了我們的夢想。在疫情和油價的連續打壓下,作為關聯度極高的煤化工板塊何去何從,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覺和思考。

前期受疫情影響,企業一度原料進不來,產品出不去。股份公司自1月27日開始減量近一個月,單位產品成本大幅上升,加之市場萎縮,1-2月份僅實現利潤3747萬元,同比下降56.7%。2月下旬交通管制逐步緩解,春耕備肥啟動,尿素市場被重新點燃,然而這波行情僅維持了半月,更大的風暴便突然降臨。3月9日OPEP+會議上,俄羅斯和沙特一個拒絕減產,一個開啟自殺式降價,布倫特原油期貨狂瀉31%,被業內人士稱為“史詩級崩盤”。而石油作為世界經濟的風向標,其引發的“蝴蝶效應”傳播速度遠超“新冠病毒”。對于煤化工行業來說,油價暴跌會直接引發甲醇價格跳水,從而刺激醇氨聯產企業減產甲醇、增產液氨,而液氨產量的放大,理論上又會刺激尿素放量,進而拖累液氨、尿素雙雙降價。

從當前疫情形勢看,國內已經得到很好控制,政府正在全面促進復工復產,但經過這一輪的震蕩,不是每個企業都能順利復工,產品上下游產業鏈、供求關系發生了很大變化,同時全球疫情尚在爆發階段,世界貿易的封鎖也會反過來影響中國經濟。雖然國際原油談判不排除還有向好預期,但談判各方的妥協程度、時間均不確定,大國博弈讓未來世界經濟充滿變數。

作為世界經濟的一部分,中國煤化工無法獨善其身?!笆袌鲈斐衫麧櫟筒豢煽?,但保證產量、優化運行、削減成本是我們自己的事情”,在股份公司近期召開的例會上,劉在靖總經理首先向與會人員傳達了“企業興衰,責任在我”的信號,集團公司王法民總經理更是直接提出了兩個新目標:一是詳細列舉節支因素,確保全年各項費用下降10%;二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改造項目的煤耗目標要瞄準1285kg?!白陨砻庖吡Α笔堑挚共《镜淖詈盟幬?,人如此,企業亦是如此。


新聞資訊

News center

1分快3那个彩票网有